天津女性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天津市妇女联合会  >  妇联资料库  >  信息调研
2009-2010年调研报告(区县):静海县妇联
2014-07-03 14:25:47 编辑:柴莹

  静海县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现状浅析与思考

  静海县妇女联合会刘昌霞温红玲

  近期,静海县妇联对2007——2011年信访接待中涉及农村妇女土地权益的案例(见附表)进行了认真统计分析。同时对静海镇、团泊镇、大邱庄镇、子牙镇和杨成庄乡等重点乡镇进行了走访调查,并与县信访办沟通情况,发现农村妇女土地权益受侵害案件,主要涉及出嫁女、离婚女,这是近几年信访案件中最突出、最棘手的问题。

  附表2007—2011年信访接待统计表

       项

年          目

全年信访

总量

(件)

妇女土地权益

案件数量(件)

上访

人次

所占比例

(%)

2007年

76

8

11

10.5

2008年

73

7

11

9.6

2009年

78

5

9

6.4

2010年

76

13

18

17.1

2011年1-5月

30

4

5

13.3

  一、静海县基本概况

  静海县位于天津市区西南部,辖18个乡镇,总人口55.48万人。在总人口中,女性27.21万人,其中农业人口女性22.35万人,占女性人口总数的82.14%。农业人口人均占有耕地2.3亩。

  二、我县妇女土地权益保障现状

  随着全县经济的发展和新农村建设进程的加快,村民对土地这一不可再生资源的价值有了切身感受,目睹不断攀升的土地价格和土地补偿的逐年大幅增加,充分认识到了土地在生产生活中所带来的收益比重。近年来,涉及农村妇女土地承包经营、土地征收补偿费、平房改造等妇女土地权益受侵害案件不断增加,尤其是涉及农村出嫁女、离婚女土地征收补偿费侵权案件较为突出,主要呈现“三有”、“三难”:

  一是上级政府有章法,缺乏监管,相关政策难执行。随着相关农村妇女土地权益受侵害上访案例的增多,静海县政府参照市高院等相关规定,结合县域实际,相继出台了静海政发[2008]14号文件《关于实施团泊新城规划区内村庄整体改造的指导意见》、静海政发[2009]4号《关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确认的意见》、静海政发[2009]93号《关于对〈子牙示范小城镇宅基地换房置换办法〉享受、参与宅基地换房人员资格的解释意见》。部分乡镇政府针对情况各异的人群做出了“分配比例”规定,尽管以上文件、规定无相关法律法规细则可依,但本着合法、合情、合理的原则,具有地方特色。涉及房屋改造方面的意见或办法,村街基本按照这些文件执行,妇女群众基本认可。但涉及土地征用补偿款分配时,因一般数额较大,大部分村街在制定分配方案时,对一些政府文件往往不屑一顾,程序上还是以村两委商议后,由村民代表表决,出台分配办法。县乡(镇)两级政府往往出于稳定考虑,再加上法律法规赋予职责所限,对这些文件中的具体要求只是告知、引导,落实与否缺少监督,只能听之任之,没有相应的保证措施。致使村级组织我行我素,使上级政府文件规定成为一纸空文,导致农村妇女土地权益保障从源头上缺失。

  二是村级组织有“自治”,有悖法律,妇女土地权益难保障。自1998年11月4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通过,2010年10月28日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修订的《村民委员会自治法》实施以来,把村民委员会定性为是“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并规定“村民会议可以制定和修改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村民自治章程、村规民约以及村民会议或者村民代表会议的决定不得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不得有侵犯村民的人身权利、民主权利和合法财产权利的内容”,对违反规定的“由乡镇级人民政府责令改正”。然而在实际执行中,乡镇级人民政府的“纠错”职能很难奏效。如果太强势,会引发村干部和村民的不满,反之则如隔靴搔痒。村级组织高举《村民委员会自治法》的旗帜,断章取义地执行相关条款,把农村妇女的土地权益尤其是出嫁女、离婚女的土地权益视为可有可无,随意赏赐的恩惠,时有时无,致使每次的分配比例不等,农村妇女只能怀着忐忑的心情等候结果,对自身的土地权益只有听天由命,还要无条件的接受有悖于法律法规的所谓“自治”决定。3年一届的村级组织,对出嫁女、离婚女的土地权益遗留问题,往往是一届推一届,届届效仿,被侵权妇女为了自身土地权益届届争取,寄予换届、变人、改政策的希望也都化为泡影。

  三是依法诉讼有判决,无法执行,妇女村民资格难兑现。依照市高院津高法民一字[2007]3号《关于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确认问题的意见》,静海县人民政府也出台了相应的红头文件,明确规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确认时,本人合法权益受到侵犯的,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实际中,经法院认定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与妇女土地权益的落实被认为是互不相干的两个概念。受害妇女只能拿着法律上承认的“村民资格”,仍然不能得到应该享有的土地权益。

  二、农村妇女土地权益受侵害类型及具体表现

  综合分析,目前静海县农村妇女土地权益受侵害大致可分为以下6种类型:

  1、农嫁非。嫁到城镇的妇女,配偶是非农户口,按照国家二元结构政策,其农村户口无法农转非,人居住生活在城区,户口只好留在娘家。在村民看来,尽管户口未迁,这些人仍属出嫁女,有的不仅收回口粮田,更不能享受土地征收征用补偿费。如大丰堆镇靳庄子的赵金鑫,今年已经60岁,丈夫是非农业,赵的户口一直在村里,并和其他村民一样过着相安无事的平静生活。然而,从2003年开始,靳庄子村因国家工程占地,赵一家始终不能享受和其他村民一样的土地补偿款待遇,多年上访无果。

  2、农嫁兵。如2010年7月,市妇联转来信函:我县杨成庄乡董庄窠村刘焕凤,几年前,嫁给西青区一军人,因丈夫是非农业户口,使刘的户口不能迁出。丈夫转业后,户口仍然不能迁到一起。现在,已经离婚,刘住在娘家,虽然各项费用的缴纳、选举等和其他村民一样,但在土地征用补偿费的分配上,将刘和其他出嫁女同样看待,做出了一律不享受的决定。

  3、出嫁户口不迁。从经济较好乡镇嫁到经济条件较差乡村,出嫁后其户口不愿迁出,仍然留在娘家,期望今后村里有好处可以沾光。可分为两种情形:一是户口挂靠,人户分离。由于这些出嫁女“人”、“户”异处,不可能参与集体经济组织生产和生活,难以让村民接纳她们保留原有的村民资格。二是实已出嫁,人户原样。有的出嫁女婚后仍居住生活在娘家,保持原有的生活状态。有的村两委在村民义务上将其视为村民,但在土地征用补偿费的分配上,村民资格往往得不到村民的认同。

  4、离婚后回娘家。这一群体可分为两类:一是人户同归。离婚后的出嫁女和户口都迁到娘家。二是人户分开。离婚后的出嫁女,因种种原因在户口不能迁出的情况下,只身回到娘家。如:团泊镇团泊村的权国霞,于2007年离婚。团泊村在分配土地征用补偿款时,权与孩子户口虽然仍在本村,经村民公投后也不享受村民待遇。这些离婚后的农村妇女,婆家所在村理所应当的把她们排除在各种利益之外,可回到娘家,村民又把她们看成是出嫁女,虽然离婚,也不是本村的村民,因此两头享受不到土地收益分配。

  5、招婿再婚不离村。由于人们受传统的“依夫从居”旧观念的影响,招婿或再婚不离村的这一少数人群,在村民利益分配伤及他人时,往往被“自治”到非村民之列。如:团泊镇宫家堡村妇女王聪,因从小肢体残疾,招东北小伙上门为婿,并育有一双儿女。除丈夫户口在外地,娘仨的户口就落户本村。伴随着土地征用补偿款的发放,娘仨始终艰难的奔走在维权路上,时而会得到部分应有的收益。对此,王聪倍感委屈,曾想以死抗争。对于再婚不离村的,一般都是所在村的经济条件比较优越,有的虽然是丧偶后再婚,同样被认为是应该“走”的人,不该和村民争利。

  6、返迁原籍落户。作为返迁户,一家老小虽已经按照国家政策落户多年,一直被村委会当成一般村民,尽一切村民应尽的义务,但仍享受不到或享受部分村民待遇。有的村则按照落户年限、居住时间长短等条件划分利益等级,尽管如此,也不能厘清返迁户对土地权益的不平。

  三、农村妇女土地权益受侵害的主要原因

  1、村民素质相对于村民自治还有距离。在社会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我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包括国民素质在内的很多因素成为社会发展进步的掣肘。《村民委员会自治法》的出台初衷,是让村民委员会带领群众有效地开展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实现自我发展,从而达到乡村社会的良治。然而,实际中某些村干部和村民把《村民委员会自治法》视为至高无上的大法,无视宪法、法律法规,执行中截取其中的只言片语,片面的给予理解,把自身经济利益放在首位,并尽可能的放大,昧着良心把符合相关规定,应该享受土地收益分配的部分出嫁女、离婚女、返迁户等的土地权益无理剥夺、占有。尽管有些村民觉得不合理,但想到同样“蛋糕”能让尽可能少的人分割,自己就能得到更多的利益,对不合法的决定也就默认趋同了。

  2、《村民委员会自治法》缺少解读细则。《村民委员会自治法》的颁布实施,有效地推动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民主法治进程。但在实施过程中,由于《村民委员会自治法》条款比较原则,没有可操作性的细则解读,造成部分村干部和村民按己所需、断章取义的理解,过分的强调“村民的事情应由村民说了算”,做出一些有悖于国家法律法规的村规民约。

  3、法律法规缺乏可操作性保护条款。我国宪法规定妇女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和家庭各个方面享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条规定“妇女结婚、离婚后,其责任田、口粮田、宅基地等,应当受到保障”;《土地承包法》也规定了妇女结婚、离婚、丧偶应享受的权利。但新时期、新形势下出现的许多新情况、新问题,不能依法解决。现有的法律及条款大都过于原则,只是“不准……”、“禁止……”,缺乏制裁措施。当农村妇女的土地权益受到侵害时,不能以明确的案由依法诉讼,只能按照确认村民资格的唯一案由起诉、接受判决,被这些受害妇女寄予最后一线希望的村民资格认定,也无法执行,无法得到利益兑现。

  四、解决农村妇女土地权益问题的几点建议

  1、制定可操作性的法律法规。在土地承包、集体经济收益分配、福利保障、宅基地分配等方面以明确的形式写入法律,对农村妇女特别是出嫁女、离婚女及其子女等特殊弱势群体给予特别的关注,使农村妇女不会因婚姻状况的改变,丧失应享有的权益。

  2、出台《村民委员会自治法》相关司法阐释。对容易产生曲解的条款以其真实的含义从法律上加以定义,使这一体现新时期村级组织自治、民主法治进程的《村民委员会自治法》,真正起到村民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的作用,让每一位村民受到公平、公正待遇,促进社会和谐。

  3、加大有关法律法规的宣传力度。各单位特别是妇联组织以及妇女权益相关部门,要采取各种手段,以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大张旗鼓地宣传男女平等基本国策,重点加强对《妇女权益保护法》、《农村土地承包法》等法律法规的宣传。各级政府部门要加强对村民自治的引导,将《村民委员会自治法》的培训纳入村干部轮训,教育村民村规民约不能与宪法、法律、法规和国家的政策相抵触,努力构建人人学法、知法、懂法、用法的法治社会。

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天津市妇女联合会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湖北路14号 邮编:300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