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女性
站内搜索
设为首页 | 收藏我们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您当前的位置 : 天津市妇女联合会  >  我们关注  >  女性新闻
日本投降日 她们不能忘
2018-08-15 16:27:32 编辑:宣传部

  73年前,中国几乎所有报纸的头版头条,都用了醒目的大号字体书写着“日本投降”。73年过去了,历史不会忘记,我们这个浴火重生的国家,用血肉长城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书写了民族自强的历史奇迹。

  今天,战争留下的伤痛,还有许多没有愈合。二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推行的肮脏、丑陋的“慰安妇”制度,给众多受害女性带来地狱般的折磨。这段悲惨经历,成为受害人一生都难以抚平的伤口。随着岁月的流逝,她们大多已在屈辱和煎熬中相继离世,最终没有等到一句道歉。

  在“越翻越薄的历史”面前,掩盖与逃避、辩解与淡化,既是背叛历史,更是无视人权。而解决过去发生的侵犯人权行为将有助于改善当下妇女和少数族群的处境,同时也有助于阻止此类骇人罪行的重现。

  公益人李美娜:

  全身心为“慰安妇”讨公道

  □ 新华社记者 张雅诗

  “‘慰安妇’幸存者最终会全部逝去,现在已经在倒数。”面对“慰安妇”幸存者一个接一个离世,但公义未得彰显,多年来一直为“慰安妇”发声的李美娜不胜唏嘘。让年轻一代铭记这段黑暗的历史,继续为受害妇女争取公义,是她最大的心愿。

  2013年,李美娜辞掉工作,成立民间团体“历史监察 网民自发”,全身投入为“慰安妇”讨公道。自此,搜集日军侵华时期凌辱妇女的材料、发起游行示威要求日本向“慰安妇”赔偿道歉、向学生讲述相关历史等,成为李美娜生活的日常。

  据统计,中国内地“慰安妇”幸存者约有15人。李美娜说,有的女性原本不愿意透露自己曾沦为“慰安妇”的身份,但经过深思后决定挺身控诉日军暴行,因此数据随时会变。

  至于香港,她估计,在二战期间遭受日军性侵的香港女性有1万多人,当时日军在位于港岛的湾仔设立了多个慰安所。一个名叫“阿月”的人是最早出来公开自己“慰安妇”经历的香港妇女。后来,居于新界粉岭的“丑婆”以及一对姐妹,被确认曾被强征做“慰安妇”,她们不仅在身体上留有被日军虐待造成的疤痕,更饱受邻居和家人歧视。

  这几年间,李美娜接触过来自中国、韩国等的“慰安妇”幸存者共约50人,并与其中数名居于中国内地的妇女建立起紧密联系。

  “她们每一个我都很珍惜,每一个都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特别是最近去世的曹黑毛。”李美娜说,7月20日是她最后一次见曹黑毛。7月24日,老人家在山西家中以96岁高龄辞世。

  讲述日军在华强征“慰安妇”的电影《大寒》包含127位受害妇女的口述历史素材,当中就有曹黑毛的经历。

  日军侵华期间,19岁的曹黑毛被日军掳走,在两年间不断遭受性侵蹂躏,受尽折磨,曹黑毛因此失去了生育能力。

  “对于日军的暴行,曹黑毛很愤怒,她曾亲口跟我说:‘要把门守好,不要随便让人进来!’”李美娜相信,曹黑毛这番话有更深的含义,那扇门不仅是家里的门,也是国防大门,不能被踢开,否则就会被敌人为所欲为。

  提到与曹黑毛见面时的点滴,李美娜忍不住眼泪盈眶。她说,每次与曹老人的相处虽然短暂,但总是充满温馨,两人彼此闲话家常、互赠月饼,甚至像孩子般玩击掌游戏,已能让老人家乐上半天。

  “我给每一位老人家都送一块玉,这玉并不贵重,而是在于心意,希望她们摸着手中的玉,会记得有人关心她们。”李美娜边说边郑重地从文件夹取出一封封由“慰安妇”幸存者亲自印上手指模的感谢信。

  这些信的内容除了表达“慰安妇”幸存者对香港同胞的感谢,也记载了她们年轻时所受的屈辱和对日军的控诉:“趁我仍有一口气,我都要骂日本不肯承认错误!”

  李美娜表示,当“慰安妇”幸存者知道香港年轻人对这段惨痛历史有所认识,甚至难过落泪,她们便会露出盼望的眼神,因为“她们知道这段历史不会被人遗忘,这是她们最想要的。”

  现年50多岁的李美娜原本在广告界任职,5年前毅然放弃高薪厚职,从前习惯出入高级场所的她,如今跑到街头,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拉横幅、喊口号,为曾受日军侵害的女性发声。

  “从设计、绘图到撰写中、英文稿,甚至搬运,全部由我一手包办。”她说,以往在大公司工作,人多、资源多,而且分工仔细,对比现在,虽然工作环境来了个180度转变,但她说:“越艰苦就越使人有决心!”

  时间回到1991年,正在修读新闻专业的李美娜已立志要为“慰安妇”争取日方道歉和赔偿。当时她去日本驻港总领事馆做采访实习,看到现场在示威的老人拿着大批军票,他们显得非常愤怒和激动。此后,她开始注意相关新闻,更深刻地了解“慰安妇”这段历史:“我当时对自己说,一定要帮这些女性讨回公道。”

  毕业后,李美娜像一般年轻人一样,为工作奔波,追求事业上的成就,搁下了最初的心志。直至2013年,被称为中国“慰安妇”对日诉讼第一人的万爱花去世,让李美娜想起了自己曾经许下的承诺。

  “我不愿意死,我要做人证。”李美娜从电视上看到万爱花说过的这番话,相信这是一个信号,提醒她时日无多,要赶紧接棒,继续帮助曾受日军侵害的女性喊口号,吸引社会关注。

  对于这段历史能否得以保存,李美娜认为,关键在于教育。她表示,未来计划举办一个大型画展,以艺术方式展示“慰安妇”受过的苦楚,她还希望能在香港历史博物馆竖立“慰安妇”铜像。

  她更珍惜每次到学校讲课的机会。从学生的反应,她有信心为“慰安妇”抗争的工作能接续下去。

  “我不是学历史的,却要走进学校教历史,这是个挑战。但当我看见那些老奶奶经历这么苦难都仍然坚持,我的困难算什么?”李美娜说。

  来源:中国妇女报

站内搜索
  我们关注
邻里守望·姐妹相助,本周三我... 06-12
“最美郊区房”引关注,专家... 06-11
“两癌”救助再出新举措 06-10
这样的交流多多益善 ———我... 06-07
民心工程女性双创服务活动预... 06-07
 
  品牌活动
首页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天津市妇女联合会 地址:天津市和平区大沽路200号 邮编:300042
津ICP备05001058号